当前位置:主页 > 潮学 >

陈荆淮:《潮汕华侨史》“潮学”研究续写新篇章

2017-10-25 17:07 来源:PageDNS 主机播报|VPS主机|美国VPS|美国主机|Linux vps|低价VPS|主机代购|免费空间

 陈荆淮:《潮汕华侨史》“潮学”研究续写新篇章

 
《潮汕华侨史》作者李宏新  
 

 陈荆淮:《潮汕华侨史》“潮学”研究续写新篇章

 
   
 

《潮汕华侨史》“潮学”研究续新篇


首部介绍海外潮人的起源、发展、变革以及延续进程的《潮汕华侨史》即将面世,这是青年学者李宏新闭关三载主编《潮汕史稿》的同时修撰而成的。

潮汕作为全国著名侨乡,首部本土潮汕史千呼万唤始成书,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堪称潮汕文化研究史上的一件大事。笔者有幸获赠样书,先睹为快,读后感受颇多,对其创新性、专业性、综合性以及客观性尤有感触,兹择其要者略述如下。

其一是创新性。作为第一部有关潮汕及海外潮人的华侨通史,《潮汕华侨史》本身便填补了“潮学”研究的一项空白。

该书所述上至公元前5000—6000年潮汕地区有人类活动痕迹(同时也是潮汕“海事初开”之始),下迄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将有关海外潮人的史事作了连贯而系统的综合总结。作者在采用较少争议的历史叙述以构建潮汕华侨史的整体结构的同时,也注意吸收学界最新的研究成果,勇于提出自己新的观点,并指正了一些流传广泛又积重难返的前人谬误。

《潮汕华侨史》的创新性也体现在全书的框架体例上。该书内容分为上下两篇,上篇写历代潮人的出洋历史,下篇介绍海外潮人社会的古今状况,作者围绕着潮人的“输出”与“融入”这两个方面,分别对应通行的说法:本土“一个潮汕”和海外的“一个潮汕”,进行针对性论述,大约相当于两部互有联系又相对独立的通史。相信这种架构是针对海外潮人遍布全球的特定情况而设置的,特别是在前后变化较为曲折、时空转移较为跳跃的历史事件或典型人物的介绍上,有了这样的纵横论述和前后呼应,更方便读者对主题深入理解。这种以“输出”与“融入”各为主题的史书体例,不失为是一种建立在扎实研究基础上的有益尝试。

其二是专业性。作为广东省委宣传部主导的《潮汕文库·研究系列》丛书的一种,《潮汕华侨史》遵循学术著作的普遍规范,全书的专业性毋庸置疑。该书卷首“绪言”,将中国华侨和中国华侨史的学术研究作了历史回顾,其中的重点,是追溯海外潮人的研究成果,并对与主题有强相关关系的“潮汕”“华侨”“海外”“海外潮人”“潮人”“潮侨”“华侨史”等的含义进行辨析与界定,将上述比较“虚”而且时有歧义的概念进行规范,这些,无疑给今后的潮学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借鉴。

《潮汕华侨史》参考的文献素材众多,史料来源出自33种古潮州府县志和所有的6种古广东通志,以及多种涉及主题的正史稗记、内府材料、类书舆书、诗文杂论,主要取材对象则是现当代的学术论文、考古报告、相关文章以及新修的广东省志、潮汕三市的市、区、县志等,其他的文字依据,是作者田野调查、调查采访所得到的材料。从全书看,在素材的取舍上,作者大抵都有经过考察,那些非严格意义上的史料如杂文诗词等,仅仅是作为辅助性文献补充而已。而全书涉及征引的文论,作者都作有十分详细、专业、完备的注释。这既可以让读者、研究者轻松溯源,明白论点、论据或论证方法的出处,同时也增强了该书论述的可信度和学术说服力。

《潮汕华侨史》专业性还体现在作者的严谨行文中,这从一些学术问题的处理上,便可略见一斑。如有不同观点但至今未有确凿定论的,该书采取两说并存的处理形式。又如一些与主题存在强相关关系的问题,作者也并不回避,仅举截止1949年海外潮人的人口规模为例。众所周知,由于有关数据散见于当时的各种文件、书信、海关关册和档案中,且大多数只有某一年或某一时期的估计数字,因此整个中国学界都对外迁人数难以把握(从1840至1949年的这个中国海外移民高峰期中到底有多少人口外迁,侨史大家陈翰笙和朱杰勤各自估算的数字便相差近7倍),相比之下,针对潮侨的研究范围较小、且有若干原始资料可资参考,由此,作者综合梳理了相关的潮海关内部资料、当时刊物、国内外华侨研究材料等多种材料,进行估算,再以新版《广东省志》进行验证,得出“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生活在海外的潮人人数在400万左右”的结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潮学研究院

友情链接: